木木夕

木木木夕,夕夕夕木。

生命如新,气象如旧

青果文志:

早上六点,我在被窝里蜷着,晨练的老太太从楼下路过,腰里的喇叭放着《最炫民族风》。她走过,歌声消失,我睡不着了,脑子里不断回放那旋律,单曲循环了一早上。经常如此,对面过来一个路人,哼首歌,他走过去,我忍不住跟着哼起来,甚至默默哼上一整天。

如果上帝突然把月亮拿走,它对地球的万有引力会瞬间消失。但人不一样,你把这个人拿走,枪毙掉,他还会阴魂不散好久。“始皇既没,余威震于殊俗。”王X军挂了,还有一串段子在。把一块石头丢扔到水里,沉下去,波纹还在,要好久才慢慢平静下来。——人无法在瞬间完成体位调整。

不然,就不会有失恋之苦,丧亲之痛。睹物思人,因为他的灵魂还在。归有光看见庭前亭亭如盖的枇杷树,十年都忘不掉亡妻。“绿兮衣兮,绿衣黄里。心之忧矣,曷维其已!”苏轼看见竹子便想到亡友文与可,车过腹痛,是免不了的。《旅程的终点》里,八戒死了很久,师徒三人还忘不了八戒临死前说过的话。“那究竟是灵魂呢?还是幻影呢?”都是,又都不是。你可以把它叫做“集体无意识”,或者“阿赖耶识”,但最简明的叫法是“余韵”。

人总要在余韵中停留一段时间。前天,L旅行回来,房间干干净净,衣服整整齐齐。我大为惊讶。他之前是衣服和书乱堆,沙发上、床上都是,一堆啤酒瓶倒在地板上。现在,墙上贴了2013年计划,看书、健身、交友…… 他跟我聊天,像变了一个人,焕然一新。今天中午,我再去他那儿,房间又恢复到了旅行前的样子。他懒洋洋地躺在一堆衣服上说:“感觉没玩够。”我知道,旅行的疗效已经过去。他并不是要开始新的生活,只是余韵消失,恢复正常体位了。

陈绮贞老师歌里唱,“你离开我,就是旅行的意义。”旅行只是一次追求新气象的尝试。因为,普通人经常无法独立完成自身体位的调整,必须借助别的手段。旅行,是个好手段。至少,一张打折机票可以让你的身体“在路上”。如同在日历上标出“明天是新的开始”一样。

某女和男朋友分手,悲伤了很久,直到换下一任才止住悲伤。于是她后来每次失恋,都会第一时间找到替代者。就像水中,沉下石头的余波仍在,有些人会等水面自行平静,有些人会再扔一块石头消除前一块的影响,两条波叠加、干涉,新波就把旧波冲淡了。所谓劈腿,在物理学意义上,就是托马斯·杨的双缝干涉实验。

但对于人生来说,这有什么意义呢?托马斯·杨实验要求两条波的频率一致,假如你的前度,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人可替代,这个实验就永远无法完成了。他的影响不可能被干涉消除,只有自行淡去。如果他是随便一位就可以替代的,那你的生命又有何意义浪费在这种重复上呢。常人习惯于跌落在一套死循环中,绕了一大圈,又回到原点。那就不是做双缝干涉实验,而是在做简谐振动,振幅慢慢衰减,最终,停在最低点。生命是以秒为单位衰减的,不可逆。庸人的生命,就在简谐振动中被耗尽。你有三起三落,也有七进七出,但你既不是邓小平,又不是赵子龙。

庸人不可以原谅自己生活没有起色,所以要人为地弄出一些起色来。于是有了“纪念日”,有了历法。2012年12月22日,在历法上,是全新的一天,它宣告了玛雅预言的破产。2013年1月1日,在历法上,是全新的一天,它宣告了新年就此开启。但对于你来说,生活并没有因此更新。就算你去吃一顿大餐庆祝,拉上好基友去跨年倒数,许下愿望。可明天的太阳并不因此而比今天更明媚。甚至,雨雪还没有消失。你的生活、事业、爱情,每一样仍然在原来的轨道上。

对于普通人,新年新气象,只是一个愿望,是无法实现的理想。我曾经把每一个有意义的日子都记得特别清晰。每一天似乎都是纪念日。每一天看起来都很不平凡。然而,它实在是平平凡凡的。我的生活,从未因历法上的意义而有实质性的改变。每一次从家里来到北京,我告诉自己:新的一天开始了。

Tomorrow is another day? No, tomorrow is the same day..

还是学校老师实在,他们从不说:明天是新的一天。他们只会说:明天照常上课。如同“太阳照常升起”一样,多么朴素而有哲理!

旷野里的大风,田埂上的麦苗,几千年来未尝有任何改易。日月盈昃、辰宿列张,几十万年来未尝有任何改易。

假如没有历法的坐标,生活不知道要简明多少。把历法从你生命中剔除掉以后,你就不会老盯着“20岁到30岁应当干什么”。不然,到了你30岁生日的那天,你陡然警醒,恨自己蹉跎了。羞愧中许下新的计划,期待新的气象,激情满怀,过了两天,又安心吃面去了。



新开始,新气象,这是庸人许下的不切实际的愿望。牛人是新开始,旧气象。更精确地说,牛人永远都只有一幅气象。这种气象叫“勇猛精进”。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。每天都是新的一天。这种新,在自己内心,不在历法意义上。每天都是新的,就无所谓哪天是新的。

旧气象,其要旨在于,不受外物影响。

如果你不能强大到足以影响他人,就必定会受到他人影响。子贡说:“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,吾亦欲无加诸人。”孔子说:“赐也,非尔所及也。”子贡说:“为什么?”孔子说:“有生之年,狭路相逢,终不能幸免。”

如果迎面走来的老太太唱着“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”,你一定不要跟着她的调子走起,你一定要在她与你插肩而过的那一瞬间,蹦出一句“oppa gangnam style”!完杀之。

生命当如此:“亲爱的,明天是世界末日噢。”“那又怎样,今天中午,我还要吃面。”——霸道!豪气干云。

End...


作者:王路

新浪微博@王路在隐身


订阅『青果』微信号:qngoolife

下载『青果』手机客户端:http://qng.im

评论
热度(49)
  1. 木木夕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张某某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我是大哥哥要做好榜样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
© 木木夕 | Powered by LOFTER